开拓者vs湖人视频开拓者vs湖人视频:第1012章 貢獻王品

开拓者vs火箭赛程 www.aypvu.club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號:

+大 -小

發生在‘魔練戰場’的事已經驚動了幾大宗的高層。

‘道神天宗’的忌天鳳神念化身進入‘魔練’之后還是遲了一步,沒能在方進入魔淵之心時‘攔’到他。

別說她的是神念化身,就是她本尊前來,也沒進魔淵之心的資格,宗派之中也只有他們宗主掌教才敢進一進魔淵之心吧。

所以,忌天鳳一直守在‘魔淵之心’外。

直到方化芒飛出,她趕緊出聲,“道友,且留一步!”

沒想到方能從‘魔淵之心’中從容的出來,那些魔妖強者就這么好說話?即使是她以道神天宗副宗主的身份和魔殿強者們對話也要處于‘劣勢’的位置。

道神天宗雖是當世第一大宗,可就論宗門的真正實力,也未必就強過魔練的魔妖一族,至少,道神天宗也沒有三尊祖佬啊。

世界三大宗的宗主掌教都是九階祖皇,與魔妖一族的三大魔帝是同一級數的強者,雖說魔妖一族十分強大,但他們離不開老巢,不能進入‘人世間’,不然它們沒有‘魔妖法則’加持,修為實力就會大降,魔帝強者也只是世間的‘八階圣皇’水準。

如此一來,魔練的魔妖一族就只能守著這個遠古大魔戰場,出到世間的話可能被人族修士斬殺殆盡。

后來就造成了人族不入、魔妖不出的局面。

---

方也沒有想到有人會在這里守候自己。

“你是……”

他飛芒流轉,下一瞬就在忌天鳳身前顯化了本尊至軀。

祖品道器化形的法袍氣息全掩,不露絲毫,哪怕對方是至巔的祖皇也別想看出這法袍的品質,這是方刻意封隱的結果。

之前叫魔妖三帝看到它是祖品是有意為之,要威懾它們嘛。

現在就沒有必要讓人族中的修士看到了,懷壁其罪,會惹來一堆不必要的麻煩,雖說方并不怕什么麻煩,但也有違他的本意,他在這里只是想弄清楚怎么去‘天道秘境’;

現在,他對‘天道秘境’的理解,認為它既是一種境界,又是一個更玄秘的‘世界’,天道之始、之源必然在那里。

它是修行者的‘起點’亦是‘終點’;

“我是‘道神天宗’的忌天鳳?!?/p>

忌天鳳根本看不出方的修為深淺,對這個應考‘天法神宗’的神奇存在,越發覺得深不可測,此人僅是能從魔淵之心出來就顯示了其的不俗,魔妖一族那些家伙是好說話的?

就算是宗主大人入了魔淵之心,也別想全身而退吧?

此人卻毫發無損、全身而退,簡直是不可思議,難道說他與魔妖一族有什么淵源不成?還是說他的修為超絕霸世了?

忌天鳳寧愿相信前者,也不愿相信后者,修為超絕霸世?這又怎么可能???擁有‘皇品道器’的祖皇也不敢說這個大話。

這世界上擁有皇品道器的祖皇也是屈指可數的幾尊,十大宗派都是擁有‘皇品道器’的,但是個人擁有‘皇品道器’的極少。

一件皇品道器的價值,能把上三階的強者活活嚇死。

無疑,皇品道器就是鎮宗鎮山之至寶。

至于祖品道器,那是沒人可以去想象的無上存在。

一件祖品,足以鎮壓這個世界的所有勢力。

方卻沒想過要去鎮壓哪個,他無非就是想尋到天道之門徑。

此時,道神天宗的人找上門來,他微一蹙眉。

“你們找我,是為了之前死的七個‘長老’嗎?”

“非也!”忌天鳳趕緊解釋,“魔練戰場中,殺戮常見,各宗門之間都不把魔練中的沖突當回事,進入這里的也是各宗預備弟子吧,本來進入這就是接受考核的,技不如人,神魂俱滅也怪不得誰呀,我來尋方道友,只是想請道友去我們道神天宗……”

“是這樣?道神天宗要拉攏我?我值得你們這么去做?”

“方道友修為莫測,手段亦是驚神泣鬼,若能入我道神天宗的話,必許以重位,不知方道友可否考慮一二?”

忌天鳳開門見山的表明了立場,倒是叫方對她瓜目相看,我就是這個目地,也不繞彎子,就是拉攏你進入我們宗門唄。

“重位?呵呵……多重?”

方淡淡一笑。

忌天鳳道:“至少與我一樣,給方道友一個副宗主之位!”

“副宗主就算了,要是貴宗視我為友,禮遇一個特殊客卿之位我也好接受,只是我現在選擇‘天法神宗’,自然有我的用意,貴宗的好意,我只能是心領,你們宗主要是愿意,就按我說的來,不樂意也無所謂……”

方也是因為對方態度還算不錯,才要個大客卿身份。

一般來說,宗門的特殊客卿都是非常尊貴的那種,修為境界亦都高深莫測,若比不上宗中副宗主也就沒有這個榮殊。

忌天鳳一聽人家入‘天法神宗’是有為而去,那就沒辦法了。

“方兄如此坦言,可見對我的信重,忌天鳳尤感榮幸!”

連‘有為而去’的目地都告訴你了,此人的心胸氣度可見一斑啊,換個不客氣的說法,人家就壓根沒把這個當回事,那種隨意揮灑的強勢姿態實在是叫人可望不可及。

“雞毛蒜皮的事,不足掛齒,若無其它的事,就此別過?”

“也好,日后有暇,忌天鳳希望能向方道友討教一二!”

“嗯,非常榮幸,后會有期!”

“后會有期!”

---

忌天鳳神念化身消淡。

她的本尊也在‘道神天宗’的**殿上睜開了雙眸。

“怎么樣?”

“哎,人家不來,更明言去天法神宗是有目地的,至于什么目的就沒有講,但敢說有出‘有為而去’的話,就是不怕我們這邊給捅出去,甚至有考驗我們的意思?倒是想要我們宗一個客卿身份來著,此事還須向宗主回稟……”

客卿是大宗門不輕易話出的一種特殊身份,尤其象‘道神天宗’這樣的豪宗巨派,更不會把‘客卿’輕易冠在誰頭上去,扛著道神天宗客卿之名在外界足以橫行,無人敢惹啊。

所以,一般大宗門是不會輕許‘客卿’給誰,除非關系過硬。

“此人倒是自負的很,師妹你觀察他的修為……”

道正奇繼續問。

說一千道一萬,修為實力才是最重要的,別的都無所謂。

忌天鳳面色沉凝,“我本尊也未必是他的對手??!”

“什么?”

“???”

“……”

忌天鳳一言震驚了道神大殿上的所有大長老們。

他們深知忌天鳳的修為,她是道神天宗排前五的大強者啊,是半步祖皇的無上存在,這小半步一但跨出她就是九階祖皇吶。

就是‘師兄’道正奇也不敢說能穩勝‘忌天鳳’。

此時忌天鳳說不是那個人的對手,怎么能叫他們不震驚?

“忌副宗主,夸張了吧?”

其中一個大長老似是不信。

忌天鳳苦笑,“我的個性,何曾向誰示弱過?”

“也是啊,看來此人,真是個不得了的人物?”

“能叫忌副宗主推崇的,也的確有擔當我們宗客卿的資格?!?/p>

“道副宗主怎么說?”

“……”道正奇微微蹙著眉,看了眼師妹忌天鳳才道:“這事還是回稟掌教宗主吧,大事啊,我也做不得主……”

平素,道正奇可是主持宗內日常事務的第一副宗主,如今他說做不了主的話,可見這事體大,他也不敢拿主意。

“這樣吧,我與師妹去見掌教,你們繼續考核本次招考的弟子們,關于方此人的事,誰也不要提半個字,知道了嗎?”

此乃宗內絕秘,當然不容泄露出去。

諸長老們紛紛躬身,“謹遵副宗主法諭!”

---

方從魔練出來,那個戎罡也已經出來,進去五個準長老,有三個把牲命扔在里面了,正如忌天鳳所言,技不如人就別怪誰,死就死了,宗門也不會替你去報這個仇。

魔練戰場中的沖突不會被算做正式的宗門挑釁,一慣如此。

能活著出來的‘準’弟子,會被宗門重點培養,尤其是長老一級的,修為已達相當深度,是能成為宗門中堅的大資源啊。

凌如煙在大殿之上第一個發言,“這個方我要了!”

她起身環視一眾大長老們,那意思是你們誰要和我爭?現在就站出來,如果不爭的話,那我就去認‘徒弟’了。

諸長老們面面相覷,但還真沒有爭的心思,另一方面那個方居然從魔淵之心安然無恙的出來了,這種修為怕不是他們這些大長老能收人家為‘徒’的了,或許凌如煙也沒有資格。

但是凌如煙一慣強勢,她的真正實力是看齊副宗主的,也就是說凌如煙現在是‘半步祖皇’至巔之境,她有資格說這話。

所有和她競爭副宗主職位的都是半步祖皇。

不達到半步祖皇之境,就沒有決逐副宗主的資格,即便去參與了也是自找其辱,會被揍的生死不知的。

殿中無一人站出來與凌如煙爭這個,她便閃身消失。

而方此時正在試練大殿中交任務,試練過關了,他就算正式的進入了‘天法神宗’,有長老領著他出來,直奔‘司務殿’;

‘司務殿’執掌‘長老’和弟子們的一切宗中司務,也就是說安排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,不得違背命令,司務殿還給長老或弟子發宗門令牌,也就是身份的象征吧。

這些司務殿的長老一般都是按規矩辦事的,至于考核弟子們的實錄他們也不會看,只要過了關,進到司務殿的他們就分職。

引著方來的那個長老也不是很清楚,他也是奉命行事,能從魔練活著出來的,那就是合格者,也是有一定修為的強者,人家本來就是應考的‘長老’,一但合格最低也得給個‘長老’身份。

另一個長老領著那個戎罡也來報道,他和方互視了一眼,只是微微頜首,沒有進一步的交流,此人倒是沉默寡言那種。

方一眼能看出他實力不凡,其真實修為還在大長老們之上,怕和副宗門一級的也所差無幾,也就是‘半步祖皇’的境界吧。

宗門招考之中,也不是遇不上這種強者的報靠,但是達到半步祖皇級的真是非常的罕見,這種強者在世界中也有極高地位。

司務殿中的首席執事長老是個三角眼的面色陰鷲的老者,應該是大長老的修為,大長老對應八階‘圣皇境’,一般長老都是七階的‘古皇境’,長老們的細分等級要看大境界內的小境界高低。

比如,同為八階圣皇境,細分要看各人是哪一階的圣皇,初期的還是中期的?中期的還是后期的又或巔峰境的?

圣皇大盈滿可擔任‘副宗主’或‘太上長老’(半步祖皇)

圣皇巔峰境可擔任‘殿級’首席執事大長老。

圣皇后期境可擔任‘殿級副職’或‘司級正職’的大長老。

圣皇中期境可擔任‘司級副職’或‘監級正職’的大長老。

圣皇初期境可擔任‘監級副職’或‘臺級正如’的大長老。

總之,‘圣皇境’的都是大長老或‘秘傳弟子’;

七階‘古皇境’都是‘長老’或‘內宗弟子’;

弟子身份最高的就是‘秘傳弟子’了,然后是‘內宗弟子’,下面還有外宗弟子、預備弟子、雜役弟子等等。

凌如煙和王珈都是‘秘傳弟子’,身份與‘大長老’齊平,尤其凌如煙是秘傳中的‘大秘傳’弟子,媲美副宗主的存在。

天法神宗一共五位‘大秘傳弟子’,都是有資格競爭副宗主的無上存在,他們是五尊‘半步祖皇’級的強者。

象方這種剛過了招考合格的,境界還沒有明確,也就是說沒有經過進一步的‘殿考’定級,目前只會授于‘長老’身份。

那個三角眼首執長老不陰不陽的瞅了一眼方,“本宗規矩你們一定要遵守的,應試‘長老’合格者,暫不論你們境界高低只會授于‘長老’身份,要經過百日的考驗才給你們‘殿試’機會,在殿試中你們可以盡出全力,把自己的境界修為展現出來,以實力競逐職位,這是給你們的‘長老’令牌,收好了?!?/p>

兩枚令牌就扔到了方和戎罡手上。

那三角眼首執又道:“百日的內試期是考驗你們對宗門是否忠心或懷有逆志,所以你們必須做出對宗門的一定貢獻,否則殿試會無限的延期,直到你們做出相當貢獻為止……”

“長老,我有一問?!?/p>

方開了口。

三角眼有些厭煩的盯了方一眼,似不喜他打斷自己說話。

但方從容不迫的氣勢叫他心里也沒底兒。

“你說!”

嘴上雖然這么講,心里卻把方記住了,小子,等著吧你,敢對司務殿的長老不敬?日后你才知道‘司務殿’的權重,哼。

“若是在百日內很快做出了重大貢獻,是否能立即殿試?”

“這個……是合理的,但重大的貢獻不是那么隨便能做到的,你暫時不了解宗內規法,還是要循序漸進,急是沒有用的?!?/p>

“那請長老示下,何為‘重大貢獻’?”

方又問。

那個戎罡則始終不發一言,只在一旁冷眼看著。

三角眼道:“重大貢獻分幾種,一,斬首十顆魔妖‘王’級的頭顱,二,向宗內貢獻一件王品道器或王品級的神丹,三,斬殺敵對宗門‘大長老’級的強者,獻上其法丹或首級尸??;三種貢獻只要達到其中的一種,就可以獲得‘殿試’……”

“那好,我現在就貢獻一件‘王品道器’吧?!?/p>

方手腕一翻,手里就出現了一件彌散著‘古皇’氣息的王品道器,這一級別的道器媲美八階‘圣皇境’大強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