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拓者vs凯尔特人6vs5: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灰月之劫

开拓者vs火箭赛程 www.aypvu.club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银灰之蛇?

巴尔博纳闷不已,总觉得这名字有些熟悉,却很陌生,好似在哪儿听过,却就是想不起来。

这种感觉让自称熔岩之狐的巴尔博大爷感觉很不好,就好似有块大石头压在胸口,憋闷、郁结,虽然他本就是石头做的,可还是感到胸闷不已。

“呵呵!”

吴明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,一字一顿道,“灰月之劫!”

“什么?”

巴尔博愣了愣,独眼陡然瞪的溜圆,口角嗬嗬作响,好似一口浓痰堵在胸口,险些背过气去,额头瞬间流淌下细密的岩浆流,干巴巴涩声道,“三兄弟,你可别吓俺啊,俺老巴一向胆小,忠厚老实??!”

心魔之契已成,上面有吴明的名字,当然是签的三圣涅,巴尔博不疑有他,入乡随俗的称呼吴明为‘三兄弟’。

“巴兄没听错,灰月之劫,就是那位造就了灰月之劫的银灰之蛇!”

吴明眼角狠狠一抽,没心情跟这寒货计较这独特称呼,反正他需要的是震慑,如今已经一步步将对方诱入坑中了!

“嗷!”

巴尔博突然嚎了一嗓子,如山般的身躯向后一仰,好悬没背过气去,狂吞了几口口水,额不,是岩浆,独眼直勾勾盯着吴明道,“你在说谎,那位已经陨落多年了,没听说过……”

“呵呵!”

吴明冷冷一笑,手中掐诀一点,两人面前重新显露契约,淡淡道,“巴兄自己看便是,若那位身陨了,如何还能成契?”

“这这……”

巴尔博浑身冒起一层淡淡的火苗,好似在瑟瑟发抖,本就丑到极点的大脸扭曲成了一团,“这不可能啊,那位明明已经死了,而且无数年没听过消息了,怎么可能让契约成型呢?”

“巴兄若是不信,可以试着在心中呼唤那位的圣名!”

吴明幽幽一语,好似诱惑般道。

“这个可……不行!”

巴尔博下意识就答应,猛的激灵灵打个寒颤,大脑袋摇成了拨浪鼓,忙不迭道,“三兄弟莫要坑俺,这样很不好,那位的圣名,怎可轻易宣之于口?”

“呵呵!”

吴明不屑冷笑。

若说这巴尔博在熔岩巨魔一族中,或许称得上聪明,也算个异数,可跟吴明耍心眼就差了太多太多。

当然,若非机缘巧合之下,得了那心魔的传承,吴明也不会知道,那个貌似有些不靠谱,而且并不怎么强大的心魔,竟然会有如此惊人的来历。

所谓的灰月之劫,便是多年前发生在魔星天渊的一场浩劫!

其中,光是陨落的魔主级强者,就达到了六名,最可怕的是,其中三尊还是来自紫月魔族!

如此大的损失,除非是界域之战爆发,而且不是与神州这种被万界视作末法界域的小型界域,而是与魔星天渊相同的高等界域爆发全方位大战。

即便如此,在无数年历史中,紫月魔族也很少有如此惊人的损失。

只因敌人仅仅一个,那便是被心魔一族称为历代最强族主,而且没有之一,封号银灰之蛇的绝世强者!

这一战,也奠定了心魔一族的强大,即便未入魔星天渊皇族之列,却被尊为隐形皇族。

只是心魔一族与紫月魔族同样人口稀少,而且修炼方法特殊,鲜少参与魔族大事,而且几乎不怎么露面,唯有心魔之契,才能让人稍稍记起。

如此一来,也造就了心魔一族名声不显,彷如隐形一般,但唯有魔族高层,才记着那场惊天动地的大战!

银灰之蛇以绝世之姿,无声无息抹杀一名紫月魔主,一名泣血魔主,最后与三尊魔主同归于??!

这一战,也让魔星天渊元气大伤,很长时间没有再入侵其它界域!

也正是因此,吴明对这心魔炼入三圣涅一直忌惮非常,哪怕对方只是弱小到极点的一缕残念!

但当年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,而且得到的好处也不少。

至于后患,那就看谁的手段更高一筹了!

就好比现在,若无银灰之蛇的名头震慑,这鬼心眼极多的巴尔博,还不知道会整出多少幺蛾子呢!

“三兄弟,那位……那位什么时候回归魔星天渊?”

巴尔博独眼骨碌碌一转,涎着大脸道。

显然,自我感觉良好的熔岩之狐,已经脑补出,族中老家伙们常年唉声叹气,絮叨着若那位还在,紫月魔族绝不至于如此嚣张霸道云云,银灰之蛇的棋子!

不出意外,眼前的人族,收集魔族情报,就是在为那位回归做准备!

“这就不是巴兄该知道的了!”

吴明也不挑明,随他自我脑补,但也适当提点到,“想必巴兄也知道一点,有关心魔一族的修炼隐秘!”

“明白明白!”

巴尔博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。

心魔一族修炼方法很多,没人能探听清楚,但最广为人知的便是通过心魔之契,至于其中隐秘就不为人知了!

而且,他现在也没胆子说出去。

独眼时不时的扫过那好似虚幻般的卷轴光幕,其上一道银灰色西线,看似不怎么起眼,现在越看越像是银灰之蛇的标志。

但更像是一只诡异的竖眼,在盯着自己!

一念及此,巴尔博就不由自主的激灵灵打个寒颤。

倒不是巴尔博胆小,实在是银灰之蛇凶名太盛,熔岩巨魔一族过的太悲惨,族中长辈自幼年变时常在他面前长吁短叹,提及哪些绝世强者能改变熔岩巨魔一族的困境,银灰之蛇便是提及最频繁的!

所以,他现在都不敢提及那位的圣名,甚至连想都不敢想,生怕被对方惦记上,而且只是以银灰之蛇代称。

要知道,当年那位在魔星天渊的赫赫凶名,便是只要想到其圣名,就会被感知到,从而在不知不觉中暴露自身隐秘。

“现在,巴兄可以说说,你是如何来到神州的了吧?”

吴明知道火候差不多了,过犹不及,当即道。

“啊哦,好好,既然有那位做见证,而且他老人家与紫月魔族……哈,这就没啥好隐瞒的了!”

巴尔博愣怔片刻,挠着头,娓娓道来。

半晌之后,吴明彻底无语。

原来这家伙跟他想的差不多,确实是偷渡过来的。

只是不同的是,并非是熔岩巨魔一族为反抗紫月魔族,拼尽一族之力送他过来,而是这家伙机缘巧合之下得了一件异宝。

由于紫月魔族对熔岩巨魔一族的压榨,自号熔岩之狐的巴尔博,便瞅了个空子,得罪了紫月魔族中一个大人物而被罚入一处绝地。

并将计就计,借那异宝假死脱身,并脱离了熔岩巨魔一族所有能够标记他的传承宝物。

说到如何闯入神州,却是在得到那异宝的所在,得到了一份传承和机缘,并且循着指引,在各种机缘巧合之下偷渡来到了神州。

当然,其中的九死一生,被巴尔博自己美化成了气运加身,就差说自己是气运之子了!

“未曾想巴兄也是有故事的人!”

对于巴尔博的小心思,吴明自是懒得点名,当然恭维几句是少不了,毕竟这家伙还是有些用处的。

最起码,熔岩巨魔一族和紫月魔族的血海深仇,就做不了假!

“哪里哪里,比不得三兄弟,能认识那位,才是天大幸事!”

巴尔博谦虚说着,独眼中却闪过自得火焰。

“若非那位相助,我坟头草都老高了!”

吴明鬼话连篇,面不改色,心中转了无数念头,口中又道,“不知巴兄来此所为何事,据我所知,此地魔窟中可有不少魔族,若是你被发现的话,可是不怎么妙??!”

“嘿嘿,不瞒三兄弟,俺有一样宝物,即便是圣者也看不透俺的真身,只是来时受创太深,又被几个难缠的家伙绊住,才没来得及使用!”

巴尔博迟疑了下,语焉不详道。

却不知,此事已然超出了心魔之契上的内容,没有必要回答。

吴明眉头一挑,却是没有尽信,只是也不能再拿心魔之契拿捏对方,因为其目的并未列入契约之中。

当即,又聊了几句看似无关紧要的事情,便结束了交易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结契吧!”

吴明点指契约卷轴,将一滴本命精血点入其中。

巴尔博咬了咬牙,甩出一朵赤金火焰,融入卷轴之中,看着那银灰色线条将两种精血吸收,并慢慢消失不见,这才大大松了口气。

他很确定,那确实是真正的心魔之契,绝对造不了假,而有银灰之蛇的公正,自己的生命也有了保障。

那两滴精血便是银灰之蛇收取的报酬,能从中得到什么助益,外人不得而知,但却是心魔一族最备受忌惮的原因之一!

“祝巴兄觅得机缘,早日助部族脱困!”

吴明拱手告辞。

“谢三兄弟吉言,俺先走一步了!”

巴尔博独目中火光闪了闪,有样学样的拱了拱手,大踏步而去。

“这家伙的目的……”

望着那如山般的身影渐行渐远,吴明心中已然有几分把握,极有可能是冲此地某种机缘而来。

但巴尔博很谨慎,哪怕他暴露自身侍奉的乃是与紫月魔族有大仇的银灰之蛇,都没有透露半点的意图。

而且他感觉的出来,若真要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话,对方极可能翻脸,这是底线!

不得不说,这是个有意思的熔岩巨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