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09nba开拓者vs湖人录象: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灰月之劫

开拓者vs火箭赛程 www.aypvu.club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號:

+大 -小

銀灰之蛇?

巴爾博納悶不已,總覺得這名字有些熟悉,卻很陌生,好似在哪兒聽過,卻就是想不起來。

這種感覺讓自稱熔巖之狐的巴爾博大爺感覺很不好,就好似有塊大石頭壓在胸口,憋悶、郁結,雖然他本就是石頭做的,可還是感到胸悶不已。

“呵呵!”

吳明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,一字一頓道,“灰月之劫!”

“什么?”

巴爾博愣了愣,獨眼陡然瞪的溜圓,口角嗬嗬作響,好似一口濃痰堵在胸口,險些背過氣去,額頭瞬間流淌下細密的巖漿流,干巴巴澀聲道,“三兄弟,你可別嚇俺啊,俺老巴一向膽小,忠厚老實??!”

心魔之契已成,上面有吳明的名字,當然是簽的三圣涅,巴爾博不疑有他,入鄉隨俗的稱呼吳明為‘三兄弟’。

“巴兄沒聽錯,灰月之劫,就是那位造就了灰月之劫的銀灰之蛇!”

吳明眼角狠狠一抽,沒心情跟這寒貨計較這獨特稱呼,反正他需要的是震懾,如今已經一步步將對方誘入坑中了!

“嗷!”

巴爾博突然嚎了一嗓子,如山般的身軀向后一仰,好懸沒背過氣去,狂吞了幾口口水,額不,是巖漿,獨眼直勾勾盯著吳明道,“你在說謊,那位已經隕落多年了,沒聽說過……”

“呵呵!”

吳明冷冷一笑,手中掐訣一點,兩人面前重新顯露契約,淡淡道,“巴兄自己看便是,若那位身隕了,如何還能成契?”

“這這……”

巴爾博渾身冒起一層淡淡的火苗,好似在瑟瑟發抖,本就丑到極點的大臉扭曲成了一團,“這不可能啊,那位明明已經死了,而且無數年沒聽過消息了,怎么可能讓契約成型呢?”

“巴兄若是不信,可以試著在心中呼喚那位的圣名!”

吳明幽幽一語,好似誘惑般道。

“這個可……不行!”

巴爾博下意識就答應,猛的激靈靈打個寒顫,大腦袋搖成了撥浪鼓,忙不迭道,“三兄弟莫要坑俺,這樣很不好,那位的圣名,怎可輕易宣之于口?”

“呵呵!”

吳明不屑冷笑。

若說這巴爾博在熔巖巨魔一族中,或許稱得上聰明,也算個異數,可跟吳明耍心眼就差了太多太多。

當然,若非機緣巧合之下,得了那心魔的傳承,吳明也不會知道,那個貌似有些不靠譜,而且并不怎么強大的心魔,竟然會有如此驚人的來歷。

所謂的灰月之劫,便是多年前發生在魔星天淵的一場浩劫!

其中,光是隕落的魔主級強者,就達到了六名,最可怕的是,其中三尊還是來自紫月魔族!

如此大的損失,除非是界域之戰爆發,而且不是與神州這種被萬界視作末法界域的小型界域,而是與魔星天淵相同的高等界域爆發全方位大戰。

即便如此,在無數年歷史中,紫月魔族也很少有如此驚人的損失。

只因敵人僅僅一個,那便是被心魔一族稱為歷代最強族主,而且沒有之一,封號銀灰之蛇的絕世強者!

這一戰,也奠定了心魔一族的強大,即便未入魔星天淵皇族之列,卻被尊為隱形皇族。

只是心魔一族與紫月魔族同樣人口稀少,而且修煉方法特殊,鮮少參與魔族大事,而且幾乎不怎么露面,唯有心魔之契,才能讓人稍稍記起。

如此一來,也造就了心魔一族名聲不顯,彷如隱形一般,但唯有魔族高層,才記著那場驚天動地的大戰!

銀灰之蛇以絕世之姿,無聲無息抹殺一名紫月魔主,一名泣血魔主,最后與三尊魔主同歸于??!

這一戰,也讓魔星天淵元氣大傷,很長時間沒有再入侵其它界域!

也正是因此,吳明對這心魔煉入三圣涅一直忌憚非常,哪怕對方只是弱小到極點的一縷殘念!

但當年箭在弦上,不得不發,而且得到的好處也不少。

至于后患,那就看誰的手段更高一籌了!

就好比現在,若無銀灰之蛇的名頭震懾,這鬼心眼極多的巴爾博,還不知道會整出多少幺蛾子呢!

“三兄弟,那位……那位什么時候回歸魔星天淵?”

巴爾博獨眼骨碌碌一轉,涎著大臉道。

顯然,自我感覺良好的熔巖之狐,已經腦補出,族中老家伙們常年唉聲嘆氣,絮叨著若那位還在,紫月魔族絕不至于如此囂張霸道云云,銀灰之蛇的棋子!

不出意外,眼前的人族,收集魔族情報,就是在為那位回歸做準備!

“這就不是巴兄該知道的了!”

吳明也不挑明,隨他自我腦補,但也適當提點到,“想必巴兄也知道一點,有關心魔一族的修煉隱秘!”

“明白明白!”

巴爾博小雞啄米似的連連點頭。

心魔一族修煉方法很多,沒人能探聽清楚,但最廣為人知的便是通過心魔之契,至于其中隱秘就不為人知了!

而且,他現在也沒膽子說出去。

獨眼時不時的掃過那好似虛幻般的卷軸光幕,其上一道銀灰色西線,看似不怎么起眼,現在越看越像是銀灰之蛇的標志。

但更像是一只詭異的豎眼,在盯著自己!

一念及此,巴爾博就不由自主的激靈靈打個寒顫。

倒不是巴爾博膽小,實在是銀灰之蛇兇名太盛,熔巖巨魔一族過的太悲慘,族中長輩自幼年變時常在他面前長吁短嘆,提及哪些絕世強者能改變熔巖巨魔一族的困境,銀灰之蛇便是提及最頻繁的!

所以,他現在都不敢提及那位的圣名,甚至連想都不敢想,生怕被對方惦記上,而且只是以銀灰之蛇代稱。

要知道,當年那位在魔星天淵的赫赫兇名,便是只要想到其圣名,就會被感知到,從而在不知不覺中暴露自身隱秘。

“現在,巴兄可以說說,你是如何來到神州的了吧?”

吳明知道火候差不多了,過猶不及,當即道。

“啊哦,好好,既然有那位做見證,而且他老人家與紫月魔族……哈,這就沒啥好隱瞞的了!”

巴爾博愣怔片刻,撓著頭,娓娓道來。

半晌之后,吳明徹底無語。

原來這家伙跟他想的差不多,確實是偷渡過來的。

只是不同的是,并非是熔巖巨魔一族為反抗紫月魔族,拼盡一族之力送他過來,而是這家伙機緣巧合之下得了一件異寶。

由于紫月魔族對熔巖巨魔一族的壓榨,自號熔巖之狐的巴爾博,便瞅了個空子,得罪了紫月魔族中一個大人物而被罰入一處絕地。

并將計就計,借那異寶假死脫身,并脫離了熔巖巨魔一族所有能夠標記他的傳承寶物。

說到如何闖入神州,卻是在得到那異寶的所在,得到了一份傳承和機緣,并且循著指引,在各種機緣巧合之下偷渡來到了神州。

當然,其中的九死一生,被巴爾博自己美化成了氣運加身,就差說自己是氣運之子了!

“未曾想巴兄也是有故事的人!”

對于巴爾博的小心思,吳明自是懶得點名,當然恭維幾句是少不了,畢竟這家伙還是有些用處的。

最起碼,熔巖巨魔一族和紫月魔族的血海深仇,就做不了假!

“哪里哪里,比不得三兄弟,能認識那位,才是天大幸事!”

巴爾博謙虛說著,獨眼中卻閃過自得火焰。

“若非那位相助,我墳頭草都老高了!”

吳明鬼話連篇,面不改色,心中轉了無數念頭,口中又道,“不知巴兄來此所為何事,據我所知,此地魔窟中可有不少魔族,若是你被發現的話,可是不怎么妙??!”

“嘿嘿,不瞞三兄弟,俺有一樣寶物,即便是圣者也看不透俺的真身,只是來時受創太深,又被幾個難纏的家伙絆住,才沒來得及使用!”

巴爾博遲疑了下,語焉不詳道。

卻不知,此事已然超出了心魔之契上的內容,沒有必要回答。

吳明眉頭一挑,卻是沒有盡信,只是也不能再拿心魔之契拿捏對方,因為其目的并未列入契約之中。

當即,又聊了幾句看似無關緊要的事情,便結束了交易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結契吧!”

吳明點指契約卷軸,將一滴本命精血點入其中。

巴爾博咬了咬牙,甩出一朵赤金火焰,融入卷軸之中,看著那銀灰色線條將兩種精血吸收,并慢慢消失不見,這才大大松了口氣。

他很確定,那確實是真正的心魔之契,絕對造不了假,而有銀灰之蛇的公正,自己的生命也有了保障。

那兩滴精血便是銀灰之蛇收取的報酬,能從中得到什么助益,外人不得而知,但卻是心魔一族最備受忌憚的原因之一!

“祝巴兄覓得機緣,早日助部族脫困!”

吳明拱手告辭。

“謝三兄弟吉言,俺先走一步了!”

巴爾博獨目中火光閃了閃,有樣學樣的拱了拱手,大踏步而去。

“這家伙的目的……”

望著那如山般的身影漸行漸遠,吳明心中已然有幾分把握,極有可能是沖此地某種機緣而來。

但巴爾博很謹慎,哪怕他暴露自身侍奉的乃是與紫月魔族有大仇的銀灰之蛇,都沒有透露半點的意圖。

而且他感覺的出來,若真要打破沙鍋問到底的話,對方極可能翻臉,這是底線!

不得不說,這是個有意思的熔巖巨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