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拓者vs快船:第十一章 盤古之軀

开拓者vs火箭赛程 www.aypvu.club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號:

+大 -小

八卦星域,艮域!

艮域中心最大的星球,四周無數星球都在繞著它旋轉,包括一些恒星也是如此,第一謀士操縱八卦星域大陣,從宇宙抽取各種能量到艮域,近乎大部分都融入了這顆星球之上。

星球之上,森林茂密,同時陣法繁多。

但在這些陣法的中心,卻有著一座宗門,卻是心門!

心門被從武天境連根拔起,放置在了此處。

心門也是陣法大開。

“陣法,那邊的陣法開啟!”有心門佛陀叫道。

“師叔,心門陣法已經全面開啟了!”有羅漢叫道。

“師叔,這是哪里???外面為何那般危險,就是三個佛陀出門,也被外面陣法重擊的倒飛吐血!我們都不敢出去了!”一個羅漢焦急道。

“不知道,這里已經不是武天境了,那一日,我們所有人全部昏迷了,醒來就看到這里了,有人將我們囚禁在此了!”一個佛陀皺眉道。

“囚禁?為什么,為什么要囚禁我們?”

“不管如何,外面,我們是出不去了,里面,給我守好了!陣法開啟到最大!別被林中的古食族發現!”那佛陀說道。

“師兄好慘,好不容易撐過外面陣法重擊,卻被一個古食族咬斷了右臂,要是跑的慢一點,恐怕連命都……!”一個菩薩臉色難看道。

一群僧人看著外界茂密的森林,那森林中好似有著一雙雙擇人而食的眼睛盯著心門一般,只要有人出來,就兇猛出手。

“誦經,希望阿彌陀佛他們早日聽到我們的聲音!”一個佛陀苦笑道。

“是!”無數心門弟子誦經等候之中。

心門三世佛不在,心門果然劫難重重啊。

“后山禁地如何?”又一個佛陀問道。

“王鵬還守在那禁地山洞口,不讓任何人靠近!”一個菩薩分析道。

“或許,或許困我心門的惡魔,為的就是那禁地山洞!”一個佛陀神色一動。

“什么?”眾僧人頓時臉色一沉。

“那禁地山洞之中,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物,絕對不能有事,僅僅誦經是不夠的,我等隨同王鵬一起,守護那個山洞!”有佛陀沉聲道。

“是!”

心門所有佛陀、菩薩、羅漢,一起聚于那山洞之外。

“你們怎么來了?”王鵬看向一眾心門弟子。

眾心門弟子也不說話,在一些佛陀安排下,快速坐于四周,擺出羅漢、菩薩、佛陀大陣,雙手合十,誦經之中。

一個個口中吐出‘卍’字金符,匯聚出一個巨大的‘卍’字,?;ぷ拍巧蕉茨誆?。

“多謝諸位!”王鵬對著眾人一禮。

王鵬也知道此刻的危急,但,母親推演大道輪盤,卻不容打擾。

就這樣,又等了一段時間,山洞中陡然傳來蘇青環驚喜的聲音。

“最后一圈,原來,最后一圈的深意是種族長生,延綿萬世!”蘇青環驚喜道。

“轟!”

山洞之中,陡然傳來一聲巨響。

王鵬眼睛一亮:“娘,你成功了?”

卻看到,山洞中忽然放出一股耀眼的十九彩光芒,光芒沖出,照亮了整個艮域。

“嗡!”

光芒一斂,又消失不見了。

眾佛陀、菩薩、羅漢,一起好奇的看向那洞口。王鵬也在等待之中。

過了好一會,蘇青環才緩緩從山洞中走了出來,只是此刻,在蘇青環身后,出現了一個光輪,光輪有三千圈,一圈一圈速度不一的旋轉,似乎蘊藏著一股滔天奧秘一般,渾然一體。

“阿彌陀佛!”無數佛陀、菩薩、羅漢一聲佛號。

“娘,你成功了?”王鵬頓時驚喜的看向蘇青環。

蘇青環滿意的點了點頭,又有些疑惑的看向王鵬:“這兩天,我的感悟忽然被打斷了一下,若不是已經完成了大部分,差點就功虧一簣了。是心門出什么事了嗎?”

“娘,你要再不出來,我就要闖進去了!”王鵬臉色難看道。

“哦?”蘇青環皺眉道。

“前些日子,天宮界發生了一些災難,爹來過一次,去你那看過了,我以為不會再出什么事了呢,結果之前我們忽然有些昏昏欲睡,等醒過來,我們連同心門都被帶到了這里!”王鵬焦急道。

“這里?”蘇青環抬頭望天。卻發現外面星辰移位,和以往有著天翻地覆的差別。

“這里不是盤古世界了?”蘇青環臉色一沉。

“是啊,青環居士,外面更有古食族環伺,還有一股引力場,逼的我們連飛天都做不到??!”一個佛陀臉色難看道。

“什么?”蘇青環臉色一沉。

眾佛陀、菩薩、羅漢將外面發生的一切說了一遍。

蘇青環聽的臉色不斷變化。

“吼!”“吼!”…………

外界,一聲聲大吼傳來,卻是有著一些古食族,在攻打心門了。

“轟隆??!”

心門外的大陣,一陣強烈搖晃,好似隨時破陣涌進來一般。

“娘,這可怎么辦?這些古食族,都有十六重之威,太可怕了,還有更強的十七重,我們都不是對手,爹不知道怎么樣了!”王鵬急切道。

蘇青環臉色一陣變幻。

“爹到現在都沒有得到我們的消息,不知道爹有沒有危險,娘,你想想辦法??!”王鵬焦急道。

辦法?辦法?

蘇青環剛剛出來,哪里能想的來辦法?

“青環居士,我曾聽釋迦佛提到過,你的推演,有開天辟地之威!你如今不是已經推演好了嗎?可否破開外面的沖擊,帶著我們離開?”一個佛陀期待道。

眾佛陀、菩薩、羅漢一起看向蘇青環身后的那三千光輪。

“娘,你身后這是盤古世界的三千大道輪盤嗎?”王鵬盯著蘇青環身后的一圈圈光輪。

“不錯!這是為你爹準備的!”蘇青環點了點頭。

“可是,眼前如何給爹呢?”王鵬擔心道。

蘇青環微微皺眉。

“青環居士,你可以用這什么盤古輪盤,破開外面的威脅嗎?這里太危險了!”一個佛陀擔心道。

眾佛陀都無法破開外面的囚籠,現在希望只能在蘇青環身上了。

蘇青環眉頭微皺:“我這大道輪盤,我用不了,以盤古為形,至陽之剛,需一個強大的男修者方可催動!”

“那王鵬居士如何?他是您和王雄之子,此刻,王雄不在,也……!”那佛陀擔心道。

蘇青環微微皺眉,沉默了一會,終究沒有拒絕。

王雄、王鵬,都是自己最親的人,此刻事急從權,不化解此刻?;?,不要說將大道輪盤給王雄了,能不能帶出去,還并不知道呢!

“娘,給孩兒試試!”王鵬上前期待道。

蘇青環點了點頭:“你站著別動!”

“嗯!”王鵬期待道。

蘇青環輕輕一招手,身后的大道輪盤陡然綻放出耀眼的光芒,正待引入王鵬體內的時候,陡然蘇青環瞳孔一縮。

“你不是鵬兒?”蘇青環陡然臉色一變。

“什么?”一眾心門弟子驚訝道。

王鵬也一臉焦急:“娘,你說什么啊,我是鵬兒??!”

王鵬一臉焦急,這就差最后一步了,就差最后一點點了,娘怎么……?

“我還沒瞎,我連自己的孩子都認不出來嗎?你不是我兒!你是誰,鵬兒呢?”蘇青環瞪眼怒斥道。

“娘,你怎么說我不是啊……!”王鵬驚叫道。

“是啊,青環居士,王鵬這些日子,一直守在這里未曾離開啊,怎么可能有問題呢?”好幾個佛陀開口道。

可,蘇青環依舊眼中驚疑不定。

蘇青環前世乃是后土、孟婆,無論后土還是孟婆,見過的靈魂都比所有人多,自然能看到別人不能看到的異常。

“娘,你看我哪里有問題啊,你看,我身上的疤痕,痣,哪里有不對了??!”王鵬焦急道。

蘇青環冷著臉盯著王鵬。

“嘭!”

陡然,外界一聲巨響,似有人撞擊心門守護大陣。

所有人抬頭望天,卻看到冥王站在高空,身后還有一個黑袍人。

“誰?”一眾佛陀瞪眼道。

“是,冥王?”蘇青環眼睛一亮。

蘇青環曾經見過冥王,自然一眼認了出來。

“舅爺爺,是你?快,放我舅爺爺進來!”王鵬驚喜道。

頓時,一眾佛陀打開心門守護大陣的一道口子,冥王和其身后的黑袍人瞬間落入眾人中心。

“舅爺爺,娘說我是假的,你幫我勸勸娘,娘這是怎么了?”王鵬焦急的叫道。

“皇后!”冥王看向蘇青環。

“冥王,你想要幫他勸我?”蘇青環皺眉道。

“娘,舅爺爺又不是外人,他的話不可能有假的!”王鵬在旁急切道。

“嘭!”

冥王驟然出手,一把卡住王鵬的脖子。

“什么?”一眾佛陀、菩薩、羅漢驚叫道。

蘇青環也驚訝的看向冥王。

“舅爺爺,咳咳,你干什么?”王鵬被封印了全身修為,驚叫道。

“諸位心門佛陀、菩薩、羅漢,你們之中,已經有人被冒充了,我無法分辨出來,請你們彼此監視,別讓賊人跑了!”冥王沉聲道。

“什么?”一眾心門弟子驚叫道。

但,瞬間,彼此看向彼此,一個個更是使用他心通找著其中有問題者。

他心通,心門神通,瞬間發現了一眾異常。

“好膽!”一眾佛陀驚怒道。

“轟!”

瞬間,心門之中一片內亂,不過,冒充者并沒有幾個,很快被壓制住了。

“舅爺爺,這是怎么回事……!”王鵬被制住,驚叫道。

“還記得王雄上次來嗎?”冥王冷聲道。

“爹上次來,和我談了很多!”王鵬茫然道。

“爹?你可不是他兒子!王雄是和你談了很多,王雄在上古、中古和王鵬在一起很長時間,你覺得,王雄如此精明的人,連自己的兒子都會認錯?你上次說謊了!”冥王冷聲道。

“你,你說什么?你是冥王?”王鵬陡然驚怒道。

“你到現在,才知道我是冥王??!”冥王冷冷道。

“不,不,冥王?你怎么在這里?不可能,你不該是配合我的冥王復制體嗎?你怎么在這,你怎么……!”王鵬驚叫道。

冥王冷冷的看了眼王鵬,就不再理會了,而是看向蘇青環。

“前不久,王雄發現了問題,我離開天宮界,由明轉暗,王雄發現心門問題,知道皇后你不容打擾,就假裝沒有發現心門問題,王雄發現王鵬說謊,就猜到了此王鵬有問題,這些日子,我一直查找真王鵬下落,不辱使命!”冥王鄭重道。

冥王身后的黑袍人緩緩掀開帽子,看向蘇青環:“娘!”

卻是黑袍之中,一個渾身是傷,干癟枯瘦的男子,不是王鵬又是誰?

“鵬兒,你,你怎么弄成了這樣?”蘇青環頓時驚叫道。

“孩兒無能!讓爹和娘擔心了!”枯瘦如柴的王鵬苦笑道。

一旁被冥王制住的假王鵬,臉色狂變:“不可能,不可能,王鵬被關押在北海海底,沒人知道,沒人知道的,你們怎么找到的,怎么可能!”

枯瘦如柴的真王鵬,冷冷道:“還真要多謝你們不殺之恩??!否則,也不能容我今天來報仇!”

“他們不敢殺你,因為,你一死,天宮界對應你的氣運金龍就崩散了,所以,他們只敢囚禁于你,等目的達成,再殺你!”冥王一旁解釋道。

“鵬兒,你受苦了!”蘇青環頓時上前,抱著枯瘦的王鵬一陣心痛的哭泣。

兒子如今被折磨成了這樣?蘇青環豈能不難過?

至于這是不是自己兒子,蘇青環有輪回之力,還看不出來嗎?

“娘,我沒事,只是被抽了一些血肉,很快就能補回來的!”王鵬苦笑道。

“娘給你先補,盤古世界,三千天道,入我兒身,化盤古之軀!”蘇青環咬牙一聲輕喝。

“轟!”

蘇青環身后,三千圈大道輪盤,轟然撞入王鵬體內。

“??!”

王鵬一瞬間,被無數光芒籠罩,同時,周身產生一股吸力,吸收著來自四面八方的力量,包括第一謀士利用八卦星域大陣從宇宙深處抽取的力量。

“轟隆??!”

就看到,被大道輪盤籠罩的王鵬,周身快速膨脹而起。

“那是我的,那是我的,還我,還給我!”被冥王制住的假王鵬面露猙獰的嘶吼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