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年开拓者vs公牛:1347 岑景梅的條件,徹底結束!

开拓者vs火箭赛程 www.aypvu.club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號:

+大 -小

糖果店,生意一如既往的好,進出的人不少。

基本上都是以孩子為主,當然更有許多專門為情侶準備的各種糖果,也很受到年輕男女的追捧與喜歡。

在岑景梅來到帝都的短短時間中,她的這間糖果店便已然打出了名氣,更因為趙婉與之交好,且經?;崾輩皇鋇嗇靡恍┨槍ス懈鄖嫣旌頭胄?,也讓朝中不少大臣也都開始關注這間小小的糖果店。

如此一來,糖果店的確有了更大的名氣。

當藍江洪他們一行三人來到這里的第一時間,在柜臺中的岑景梅也注意到了他們。

岑景梅面色微微一變,但卻并未多說什么,繼續保持笑容的與前來結賬的顧客們交談,那笑容仿佛讓人有種如沐春風之感,真的挺美。

或許,岑景梅就是在家世與自身實力方面比不過藍寧,若單論美貌以及那種自身性格的話,卻是要比藍寧好了不少。

藍江洪看到這一幕,不由得愣了愣。

說實在的,這個岑景梅的確很讓他詫異,但不可否認,岑景梅的美貌也難怪劉云飛會對她念念不忘了。

可不管怎么說,劉云飛既然已經成了他的女婿,就不應該想著什么與岑景梅重歸舊好。

單憑這一點,藍江洪就越發對劉云飛更加不滿。

至于藍寧,看似平靜的面容中,心內卻是有著深深的嫉妒。

而劉云飛,則是面色復雜至極,他有種前所未有的慌亂與恐懼……

“走吧,我們進去!”

藍江洪說了一聲,當先邁步而入。

藍寧與劉云飛則緊隨其后。

“幾位客人,你們想買點什么?我們這里什么類型的糖果都有,而且味道非常好的!那邊還有試吃的地方,您們如果拿不定主意的話,可以先去試試味道!”

很快兩個伙計當中的一個便走了過來,不卑不吭的笑著說道。

“小劉,你來這里幫我結賬!這三位,我親自招待!”

沒等藍江洪他們三人回答,岑景梅便從柜臺中走了出來。

“好的,岑姐!”

小劉應了一聲,走入柜臺。

“是來找我的吧?”

岑景梅淡淡的問道。

“岑姑娘,可否找個地方好好聊聊?”藍江洪微笑著說道。

“跟我來吧!”

岑景梅看了眼三人,當先朝里間走去。

“寧兒,記住你答應為父的話!不可胡來!”

囑托了藍寧一句,三人這才跟在岑景梅后面,走入里間的小院落中。

“請坐!”

岑景梅很是隨意的言道。

至于倒茶,那是想多了。

“多謝岑姑娘!”

藍江洪道了聲謝,三人這才在岑景梅面前坐下。

“幾位有何貴干?”岑景梅淡淡的問道。

“呵呵,聽說岑姑娘有一個女兒夢夢很是可愛,怎么沒看到???”藍江洪并未說出他們的目的,反而是笑呵呵的看了眼周圍范圍不大,但卻極為精致的小院。

“夢夢出去玩兒了!”

提及夢夢,岑景梅的臉上便露出了一抹笑容,“沒辦法,這丫頭從小便喜歡到處跑!尤其和澄澄認識以后,更帶著她的澄澄弟弟到處去玩兒,真是讓人不省心吶!”

“呵呵,小孩子嘛,總歸是喜歡熱鬧的!”

藍江洪聞言笑道。

他明白,岑景梅所提的澄澄,正是楚軒的兒子,被稱之為小王爺的楚澄。

藍寧的表情也是快速變了幾下,岑景梅這話無疑也是在向他們提醒,而在藍寧看來更像是一種示威。

“實不相瞞,岑姑娘,我們這次特意過來,其實是想你道歉的!”

藍江洪深吸口氣,緩緩凝聲道,“當初我們對你的所作所為,的確很過!希望岑姑娘你能原諒我們!”

“可以!”

在幾人的錯愕中,岑景梅幾乎是不假思索的直接點頭。

這一舉動,別說藍寧了,就算藍江洪也是一陣錯愕。

“呃……岑姑娘,你這……”藍江洪愕然道。

“但是我有兩個條件……”

岑景梅隨之說道。

“請講!”

藍江洪松口氣,這才是正常現象嘛,要是真的那么輕易,豈不是更加讓人難以琢磨?

“第一,你們將這個姓劉的帶走,并且保證以后他絕不會來騷擾我,永永遠遠都不要出現在我面前?!?/p>

岑景梅指著劉云飛,如是說道。

“景梅,我……”

劉云飛一聽急了。

藍江洪和藍寧也是瞇起了眼。

本來從趙婉口中聽到,他們還不怎么相信,但如今岑景梅都這么說了,他們還能不信?

“……好,我答應你!”

藍江洪冷冷的看了眼劉云飛,而后朝岑景梅點頭應道。

藍寧也默然不語。

劉云飛見狀更為心慌,可現在的三人,根本不想聽他的任何解釋。

“至于第二個條件……”

岑景梅繼續道,“我聽婉兒妹子說,你們藍家在紫炎帝國地位不低,對吧?”

“還好!”藍江洪謙虛的應道。

“我最近在研究一種新型糖果,味道始終差了一些!”

岑景梅繼續道,“我想要紫炎帝國特有的一種花卉,名叫紫雨香荷!”

“紫雨香荷,呃這……”

聽到這話,藍江洪面色一怔,旋即苦笑道,“岑姑娘,你這可就有些為難我了!這紫雨香荷乃是一種極為罕見的花卉,我們紫炎帝國中除了幾處特殊的地域外,也就只有皇宮中有那么幾株……”

“別說那么多沒用的!”

岑景梅擺手打斷,“可不可以,就一句話!”

“……可以!”

藍江洪深吸口氣,無奈應道,“這樣吧,我保證一個月之內讓人給你送過來一株,至于更多的,我就答應不了了!”

“行!”

岑景梅想了想,說道,“但我要活的!”

“好!”

“行了,那就沒事了!你們請吧,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忙,就不招待幾位了!”

“也好!那我們就不打擾了!告辭!”

很快,三人離開,岑景梅也回到了店內柜臺中。

劉云飛一臉的復雜,可他就算不想走也不行,難不成真的要去放棄藍家?

若真是如此,那他們劉家想要借助藍家在紫炎帝國真正出世的目的,也就打了水漂。

…………

某間酒樓的雅間中,三人圍著桌子坐下,讓人不要來打擾后,藍江洪看向了劉云飛,表情極為冷厲。

藍寧也是一改之前面對劉云飛的溫柔。

其實,藍寧的確很傲嬌,但自從嫁給劉云飛之后,也算是溫柔,甚至各方面都做足了一位妻子該做的。

可她萬萬沒想到,自己的溫柔竟然換來的是劉云飛的如今種種。

“咳咳,岳父大人,您這么看著我做什么?”

在藍江洪的冷眼注視下,劉云飛有些訕笑。

“事到如今,你還想說你接近岑姑娘,是為了利用她去接近軒轅王爺和明月公主?”藍江洪淡淡的說道。

“可……可我真是那么想的??!”

劉云飛苦笑著應道。

他除了咬死牙關堅持之外,還能怎么說?

“岳父大人,您想想,如果我不表現的真實一些,他們怎會相信?”

劉云飛繼續說道。

“夠了!”

藍寧一下拍在桌子上,冷聲道,“姓劉的,你不用再狡辯了!我就不信,除了這樣外就沒有其他的方法了!你真的太讓我失望了!”

“寧兒,我沒有!我真的沒有??!”劉云飛急忙道。

“你知道,我嫁給你的這些年,還發現了你的一個秘密嗎?”

藍寧嗤笑道。

“秘密?寧兒你說笑了,在你面前,我哪兒有什么秘密?”

劉云飛一怔,笑道。

“這個秘密,恐怕就算公公也都不太清楚!”

藍寧嘴角翹出一條弧線,冷笑道,“那就是每次說謊的時候,你右邊的眉毛都會不自覺地揚起,比左邊要高一些!其實,從我們之前在那邊遇到的時候,我就已經發現你在撒謊了!沒有揭穿,只是我還存有一點希望!而你現在,已經是把我這最后的一點希望徹底打破!”

“姓劉的,我藍寧現在正式通知你,我們之間結束了!”

藍寧瞇著眼,冷聲道,“回去之后,我會立刻向公公說明一切!從今以后,你我劉藍兩家之間再無任何瓜葛!”

“寧兒,你……”

劉云飛萬萬沒想到會是如此次,不由得朝藍江洪望去,“岳父大人,您幫忙說說??!我真的……”

“夠了!”

藍江洪也隨之擺手打斷,“別廢話了!就這樣吧!”

“父親,我們走!”

藍寧起身,藍江洪也一起。

兩父女很快離開雅間,任由劉云飛在他們后面喊了幾聲,兩人都沒有任何停留。

但藍寧的臉上卻露出了無盡的悲哀。

俗話說得好,一夜夫妻百夜恩,他們之間結婚三年多了,感情肯定還是有的。

如今藍寧的心,真的很痛!

可她卻明白,長痛不如短痛!

與其讓一個謊言常伴終生,不如提前將其戳破……

劉云飛沒有追上去,因為他了解藍江洪和藍寧,一旦做了決定,那就根本難以轉變。

“該死!”

通過雅間的窗戶,看著藍氏父女離開酒樓,走入街上的人群中逐漸遠去的背影,劉云飛的眼中閃過一抹冰冷寒芒。

這時的他,并沒有什么痛苦,反而是被一種恨意充斥心間。

莫名的,他咬牙切齒,很有種欲要殺人的沖動……

什么可以下班兼职赚钱 幸运赛车开奖 河南11选5开奖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走势 写qq日志怎么赚钱 888电玩城棋牌 天津时时彩几点开奖时间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360 360足彩胜负彩 金博棋牌安卓版 双色球现场直播教育1台 用轿车怎么赚钱 卖黄赚钱 曾道人图库 杏彩娱乐苹果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